1. 吾爱三农网首页
  2. 三农资讯

出实招稳就业,让农民工有活干有钱赚

出实招稳就业,让农民工有活干有钱赚

4月17日,在山东省济南宽禁带半导体小镇项目施工现场,重庆汉子林江正忙着制作楼层模板,安全帽下的头发早已被打湿,汗水淌了满脸。复工已满一月的他刚领到了三月份的工资,“有4000块呢。”

往回数一个多月,因为疫情影响远距离返岗,林江每天都在为生计发愁,“在家呆了快两个月,每天不见进钱只见出钱,天天盼复工。”就在他一筹莫展时,济南市对用工集中地区和集中企业组织开展“点对点”专车(专列、专厢、专机)运输服务,让在外出务的农民工能够顺利返岗复工。

据2019年统计数据显示,我国农民工总量达到2.9亿人,其中外出农民工为1.7亿人,跨省流动农民工约7500万。每一个农民工的肩上,都扛着一个家庭的生计。今年受疫情影响,春节后许多农民工面临想走不敢走、要走不能走的难题。为了保障农民工生活就业需求,中央明确要求人社部门要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,支持农民工返岗复工。为此,各地也相继推出保障措施,或开通复工专列,或发放相关补贴,或推动就近就业,确保农民工“有活干、有钱赚”。

“点对点”接送打通异地复工梗阻

“现在,身边的同事都已经到岗了,单位又恢复了以往的节奏。”在浙江亚太机电股份有限公司的车间里,张家云正在生产线上忙碌着,此时距离他回到杭州已近两个月,回想起当时复工的经历,张家云印象深刻。“回来复工那天,我一大早就去了车站,当时政府包了高铁票,还给我们准备了口罩和食物。”

53岁的张家云常年在杭州打工。他的老家阜阳,是全国闻名的劳务输出大市,每年有280万人外出务工。今年受疫情影响,当地大量异地务工人员滞留家中,生活被强制按下“暂停键”。为解决出行“难题”,当地向铁路部门申请开通复工人员定制专列,还专门包大巴车送农民工返岗。

“企业复产了,但部分外地员工还回不来。”“物资到了,找不到装卸工只能干着急。”……农民工盼复工,企业也在盼工人回来复产。在走访过程中,不少劳动力输入地的企业都表示,在复工初期曾陷入缺工严重的困境。

“很多异地员工因为疫情原因,无法第一时间到岗,公司的订单又不断,实在是忙不过来。”谈起复工初期的状况,北京信邦同安电子有限公司的负责人用了“艰难”来形容。

为了解决人手短缺的难题,公司从河南鹤壁新招聘了百余名务工人员,并在当地政府的协调下,以“点对点”包专车的形式,跨越486公里,将97名新员工安全接运到京。

2月至今,这样“点对点”“一站式”接送的情景,在全国多地接连上演。据统计,截至3月底,农民工返岗“点对点”服务已经组织专车19.2万车次、专列367列,累计运送农民工超过503万人。

“现在公司已经能正常运转了,产能也差不多能恢复到节前水平。”北京信邦同安电子有限公司负责人说。

国内疫情得到控制,复工复产有序进行,但由于国外疫情的蔓延,不少东南沿海地区的外贸企业在复工后,订单被延迟、取消的压力陡增,工厂工人被迫陷入“无事可做,停工放假”和“工资大幅缩水”的窘境。

“从3月18日收到暂缓出货的通知到3月25日,因货物积压、订单取消、暂停生产等原因造成的损失超过100万美元,占已接订单的40%。”一位在东莞东城经营灯具工厂的老板在接受某媒体采访时无奈表示,待订单暂停80%,该企业或许会选择“工厂暂停生产,员工半放假”的形式自保。

“在工厂可能只有保底工资,另谋出路工作又不好找”,外贸企业形势堪忧,不少在工厂打工的农民工也随之陷入两难局面。

家门口就业破解“无工可复”困局

4月17日,是李自亮进入新工厂的第三天。早上七点半,湖南湘潭天已大亮,李自亮准时来到生产车间,测体温、消毒、穿戴好工作服和口罩后,便坐到自己的工位上切割食品。

家住湖南麻阳苗族自治县大桥江乡曲水村的李自亮,此前在长沙工作已有7年,本打算年后换工作,没想到,一辞工就闲了三个多月。“疫情一来,活儿就不好找了。没工作这段时间就只能靠信用卡生活,已经欠了几千块。”

记者在走访过程中发现,由于所在企业未达到复工标准、个人打算更换工作等原因,像李自亮这种“无岗可回”的人并不在少数。

为促进农民工及失业人员再就业,麻阳金手指劳务派遣就业服务中心启动了线上“云招聘”服务,农民工可通过APP在家完成报名、选厂、定工等一系列操作,并由公司分批分厂统一包车送工直达工厂。

李自亮说,他当时登上APP报名后,不一会儿功夫就应聘上了湘潭一家食品加工厂的普工。更让他满意的是,只要上班满三个月以上,金手指服务中心就能报销车费。

“厂里发了被褥,每个月工资四千多,还包吃包住。”李自亮告诉记者,不忙的话,五点就能下班,不用倒班,每周还能休息一天,“各方面我都很满意。”

除了打通“往外送”渠道,多地政府还在“向内销”上发力,助力复工困难的农民工开启“家门口就业”模式,缓解生计压力。

安徽淮北濉溪县丁楼村, 50岁的洪建民此前在北京建筑工地打零工。疫情发生后,由于交通不便等多方原因,一直未能及时回原单位复工。

3月初,在濉溪县政府的帮助下,洪建民来到镇里的棚户区改造工地工作。“真是感谢政府,之前一直在家闲着,着急上火,现在有活干了,心里踏实多了。”洪建民说,虽然收入没有在外打工高,但能保障基本生活,在家门口工作生活也更方便。

截至3月底,濉溪县已提供就业岗位2870个,帮助936名农民工实现县内就地就近就业。

“补贴礼包”助力农民工返乡创业

“落实落细吸纳农民工就业的财政、税收、信贷等扶持政策,对首次创业、正常经营1年以上的返乡留乡创业人员给予一次性创业补贴,对符合条件的返乡留乡人员创业担保贷款予以贴息。”为及时解决疫情期间返乡留乡农民工就业中的实际困难,农业农村部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在3月底联合发文,提出对相关返乡创业的农民工给予资金支持。

对此,各地政府也依据自身情况,在“助返岗”“促就业”的同时推出“补贴礼包”,为农民工返乡创业注入活水。

如,河北提出,对返乡农民工首次创业且正常经营6个月以上的,可给予5000元的一次性创业补贴;鼓励返乡留乡农民工,在通过创业实现就业的同时,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。

安徽提出,返乡人员创办的小微企业可申请不超过300万元的创业担保贷款,由政府按规定给予贴息;新返乡创业企业新增吸纳稳定就业人员,可按规定享受每人1000元一次性补助;首次创业、正常经营6个月以上的返乡创业人员,享受5000元一次性创业补贴,其中,对带动建档立卡贫困劳动者就业的,按照每人2000-3000元再享受一次性补助。

湖南明确,农民工等返乡下乡创业人员首次创办小微企业或从事个体经营,自工商登记注册之日起,正常运营6个月以上的,给予一次性创业补贴。

陕西出台政策,鼓励和组织无意愿返工农民工春耕备耕,从事特色养殖、特色种植和乡村生态旅游等实现增收,5月底前实现就业。

接下来,各地纪检监察机关还将把各地政策落实情况作为监督重点,推动人社等职能部门细化政策措施,有效帮助农民工就业创业、稳步增收。

本文转载自,只为信息传播,本文观点不代表吾爱三农网立场。内容若有侵犯您合法权益,请联系管理删除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